《乌托邦产品总监的自白》

我从12岁开始弹吉他,第一支琴是24元的缅甸全单,母亲半个月工资。

琴挢拉弦板式,一品高估计有1.5mm手感非常僵硬,弹着很吃力,差点放弃。

两年买了支246元的红棉合板,试弹时,感觉是天籁之音,

手感舒适程度和缅甸全单相比,天地之差,但半年后被偷了。

 

是它们让一个想成为顶尖乐手的梦生根发芽。

 

后来,当我开始意识到梦想难以实现时,会时常感到沮丧。

我依旧热爱着它,只是看着、弹着的时候,内心总觉一丝空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往后一些年,在夜场当过乐手,也从事教学工作。

期间,接触过一些价格几万到几十万的琴,

印象最深的是一位香港收藏家的战前马丁,弹过它后,再弹其它,

总感觉少了些什么,这样的经历,不断刷新着原有的认知。

 

当弹到真正的好琴,关于吉他认知上的改变,是颠覆性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曾经买过一支国内代工的外国全单,弹了几天后觉得难受。就对它削了柄,

打磨掉了些油漆,里面结构也磨掉了部分,出来的声音和手感,感觉有了很大提升。

 

那一次,我获得了莫大的满足。

 

后来,在教会中结识了一位业内弟兄,和他有着很多音乐、制琴上的交流,

最后相互碰撞出了一个共同理念:“是琴,承载出了更多乐手的梦”。

 

就决定随他入了这行,陆续参与一些品牌、吉他厂的生产、优化,边学边自我完善的过程。


一支外观做得精致的吉他,可以是一件艺术品,

但如果在作为乐器功能性的基础(音质)上有所缺失,是不完整的。

 

在音质的饱满度、和谐度、声场深度、靠前、靠后,及远性、泛音、延音、

颤音等不变的基础框架上综合考量,做一些方向性的调整、搭配,才有了各种不同音色走向的吉他。

 

对它的实现,要靠木材选配、处理,结构(音梁,桶型,接抦角度,方式,弧度,

琴桥形状,有效弦长,八度音,下枕倾角,中心点位置等),油漆种类,处理方式,

厚度,不同材质琴枕,琴弦,工艺。。。最终会带出不一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而音乐又是自由的,同一个自然音阶,不同的乐手solo出来,

感觉都不一样——用同样的框架无异于局限了乐手的发挥。

 

用大众喜欢的音色作为基准,再进行延伸,细化出不同的方向,

通过不同的产品系列来呈现,但这并非量产工厂所能实现的。

 

因此,我们有保证标准化量产的能力,同时也有专门的研发工作室和团队,

通过将标准量产化和对声音的研究细化两方面优势相结合,追求不同的受众都能有满意的结果。

 

希望乌托邦的声音是单纯自然的木味,在保证音质的前提下,

细节有自我的特点,让人一听就记住了乌托邦的声音。


 而最终的理想是像Martin、Fender一样,得到广泛的认同,并带出一种音乐风格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彭磊